青冈县 阿拉善左旗 冷水江市 安陆市 吉水县 延安市 长顺县 鲁甸县 峨山 罗甸县 卓资县 建平县 沙河市 怀集县 昭通市 麦盖提县
会理县 金华市 平遥县 溧水县 鄱阳县 周口市 尼勒克县 柳林县 黄山市 大冶市 南陵县 大姚县 武鸣县 海林市 台东市 康乐县 贞丰县 繁峙县 轮台县 烟台市 达孜县 桦南县

镜头中的脱贫故事:三段人生经历告诉你 为何联合国都瞩目这里

T-
T+
评论 收藏打印
作者: 宋家丽发布时间: 2017-04-26 14:00:45来源: 中国西藏网

  中国西藏网讯 这里是中国第七大沙漠,也是京津冀沙尘暴来源地之一。三十年前,这里没有路,黄沙漫天,荒漠不长农作物。三十年后,这里创造的治沙生态修复带动产业扶贫模式,获得了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的“土地生命奖”。三十年,这里换了人间。

  △ 图为库布其沙漠和湖边的绿色 摄影:乔治•斯坦梅茨

  赔钱治沙 从老板“有点傻”到主动掏钱干

  韩美飞,亿利资源集团库尔其生态事业部首席科学家,一身蓝色粗布上衣,裤脚和鞋上沾满了沙子,皮肤是西北人的黝黑,约莫60几岁,这就是韩美飞给人的第一印象。曾经是小学教师的韩美飞,被称作“首席科学家”是因为他带领团队研发了“甘草平栽”“水气法”等20多种沙地种植技术,突破了沙漠种树的世界性难题。回顾自己成为“科学家”的路,韩美飞颇为感慨。

  “一家企业不想着赚钱,而想着花钱给国家种树治沙,开始厂里的工人都反对。”韩美飞说的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1988年,亿利资源集团还是家小型盐厂。地处荒漠,交通物流不便,工厂濒临倒闭。要想富,先修路。在当地政府支持下,工厂自筹资金打通了一条65公里的穿沙公路。但大风一来,路就被黄沙掩埋了。当地农牧民也饱受黄沙之苦,荒地不能种粮食。要吃饭,先治沙。在这个背景下,库布齐人开始了治沙模式。

  △图为正在演示“水气法”的技术工人

  农牧民开始听说要种树治沙,都觉得是“天方夜谭”。千百年来,这里黄沙漫天,勉强存活的几棵小树苗,还会被牲畜啃死。但看在每天种树有20块工钱拿的份上,农牧民们即使觉得“老板有点傻”也还是跟着干了。

  三十年来,在一次又一次失败后,库布齐治沙人摸索出“甘草平栽”法。甘草不仅能固沙,还有经济效益。现在,农牧民每天种树工资150元,贫困户200元。此外,他们还有自己的土地,土地产出效益也全部归自己。靠种树,真的脱贫了。

  韩美飞思想转变是在2000年。那一年,亿利资源上市了。“上市评估组来到沙漠,专家看到这里大片绿色植被后,都直呼不敢相信。后来,联合国也派人来了,还有很多人来看我们治沙。国内的,国外的,黑的、白的、黄的,什么肤色都有,他们看到我们植树治沙都说,我们做了一件造福人类的大好事。”

  韩美飞说,从那时起自己和股东们渐渐意识到,“做了件好事”。现在大家都主动掏腰包,拿出每年盈利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用于植树防沙。宁可少赚点,也要让库布其绿起来。

  △图为斯仁巴布家的客厅

  游牧人变了 从“居无定所”到“汽车别墅”

  “刚开始说要我们的地,我非常生气。没跟他们谈,就把他们赶了出去。”蒙古族的斯仁巴布曾经是牧民,在库布其沙漠的七星湖一带游牧,逐草木而居。

  对于游牧民族来说,“定居”从心理上很难接受。按规划,牧民将荒地以转租或入股形式租给亿利资源集团,集团支付牧民补偿金的同时,对他们进行家庭旅馆、餐饮、旅游等行业培训和一部分资金支持。

  开始牧民们非常抵制。当地政府和集团反复给他们做工作。不仅为他们提供免费住房,还赠与他们牛、羊等生产资料。让牧民不仅可以继续饲养牲畜,还能办起农家乐。就这样,一些率先定居下来的牧民,通过发展旅游业,一年收入达30几万,家里添置了家电和汽车。

  渐渐地,在富起来的牧民带动下,许多人开始接受这种定居形式。喝奶茶、吃牛羊肉的民族习惯并没有改变。在定居点,孩子有学上了。斯仁巴布的大女儿在读小学,周边都是农牧民的孩子。他们在家中依旧说蒙语,在学校学习普通话。

  “经营沙漠越野车,我们每年能赚二十几万。景区到了旅游季节,我们就去帮忙,打这些零工的收入,每年也有个三、四万。”斯仁巴布说。

  阳光照进这幢蒙式的独栋小楼,窗边绿植在斯仁巴布母亲的照料下枝繁叶茂。斯仁巴布六个月大的小女儿,睁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屋中,一家人其乐融融,屋外,是蓝色天空下的现代化村落。

  △图为乔治•斯坦梅茨向僧人丹毕宁布展示航拍器 来源:亿利资源集团

  只有库布齐沙漠 年轻人愿意留下来

  乔治•斯坦梅茨是美国《国家地理》的航拍摄影师,对沙漠情有独钟。他去过全球27个国家拍摄沙漠,从撒哈拉到南极。

  “坦白说,库布其沙漠对我来说,太绿了!” 斯坦梅茨说。当他驾着自己的动力飞行伞,航拍下库布齐沙漠时,他被感动了。

  “我到过很多美丽的沙漠,但沙漠中的居民好像不觉得沙漠美,他们试图逃离。年轻人离开沙漠,去外面寻找更好的机会,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斯坦梅茨回忆自己的拍摄经历。带给他触动的不仅是库布其沙漠变得越来越绿,而是当地年轻人愿意留下来守护这片绿色。“这里的年轻人很幸运,不用远离家乡就可以找到许多的工作机会。”他说。

  生态产业、新能源产业、沙漠旅游业、现代农牧业,所有产业都能带来就业机会。大多数年轻人,从这里到大城市读书,然后再回到这里,用自己所学到的知识指导农牧民把产业做精。

  现代化产业悄然改变了这座蒙古族村落,村民们过着非常现代化的生活,电视机、电脑和智能手机,应有尽有。斯坦梅茨对游牧文化的改变是这样看的,“我认识的一户蒙古族人家,生活方式确实很现代,但他们依旧在放牧,家中有500头羊。我认为,所有人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都应当被尊重。文化不是停滞不前的,游牧文化同样也是在发展的。在美国的印第安人保护区,人们同样在使用卡车、拖拉机等现代化机械工具。” 斯坦梅茨说。

  △图为库布其沙生植物园占地5000多亩 摄影:乔治•斯坦梅茨

  每年七十次的沙尘暴减少到了只有四、五次,京津冀一带沙尘天气明显减少。截至目前,库布齐沙漠已绿化面积达6000多平方公里,修复1.1万多平方公里,培育出1000多种耐寒、耐旱、耐盐碱的绿色种子,运用沙漠里的光热等资源创新发展“治沙+发电+种植+养殖+扶贫”的生态光伏产业,累计带动10万人摆脱贫困,创造了4634亿生态财富。

  库布其治沙扶贫模式受到了联合国和许多沙漠国家的肯定,中国更是将其作为治沙模式代表,在未来“一带一路”建设中,向沿线国家和地区输出。

  是怎样的信念,让库布其治沙人用三十年如一日的执着坚持到今天,创造出自己的绿洲?治沙领路人,也是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仅用了六个字来回答这个问题——“生存、发展、回馈”。(中国西藏网 文/宋家丽)

(责编: 吴建颖)
用户名密码注册
发表评论
最新最热

相关阅读

    ?
  • 观察/
  • 文化/
  • 宗教 /
  • 旅游 /
  • 秘闻
  • 治国理政进行时
  • 老西藏精神
  • 尼玛嘉措:红军走过的地方
  • 亚格博:形色藏人